我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国际接轨

发布时间:2018-09-27 08:15:52

来源:中国科学报      日期:2018830

近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公布了《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基本原则与核心政策》,这是继2010年原卫生部印发《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基本原则和肝脏与肾脏移植核心政策》后,器官移植领域的又一重要文件。

人体器官是稀缺资源。将器官物尽其用、合理分配,拯救尽可能多的生命,是器官捐献移植体系不断改革完善的内在动力和应有之义。在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采访时,专家表示新政在2010年的基础上,加入了心脏与肺脏的分配与共享核心政策,标志着四大器官全部进入分配系统,完全与国际接轨。同时新政也进一步强调了器官分配的公平、公正和透明。

新政“新”在哪里?

此次新政中有一项令人关注的内容,就是器官须按照四个层级进行逐级分配与共享。这四个层级指的是:移植医院等待名单、联合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区域内的移植医院等待名单、省级等待名单、全国等待名单。

怎么理解呢?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张海波向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解释,如果安贞医院有捐赠者捐献了自己的心脏,那么首先要看这家医院是否有可匹配的心脏移植等待患者;如果没有,再从北京地区寻找能够与之匹配的患者,以此类推,接下来是华北地区,乃至全国。

张海波指出,这种逐级分配体现了国际通用的就近原则,因为器官离体时间越短、运输时间越短,质量就越好,可以有效提高手术质量。

另外,捐献医院有权利进行优先匹配,对医院来说也是一种鼓励,有望提高医院与潜在捐赠者及其家属沟通协调,并且维护捐赠器官的积极性。

“新政还给出了明确的等待者优先条件。”解放军第309医院全军器官移植研究所副所长、泌尿外科主任蔡明说。以肾移植为例,等待者匹配名单排序的主要因素包括:等待者评分、地理因素和血型匹配。其中,等待者评分由等待时间得分、等待者致敏度、人类白细胞抗原(HLA)配型匹配度、儿童等待者优先权组成。在同等条件下,器官捐献者家属及活体肾脏捐献者优先。

分配与共享计算系统日渐完备

过去,医院与医院之间可以通过私下联系获取器官,这种方式显然不能很好地贯彻优先原则。而此次新政明确指出,器官必须通过“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”进行分配与共享。

“也就是说,移植医院的器官分配必须上报到该系统。如果不上报,就属于违规操作,医院可能会被取消移植资质,甚至追究法律责任。”蔡明说。

我国这一系统于2013年正式上线运行,已经在肝脏和肾脏的分配方面积累了数年经验。

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主任王海波曾向媒体表示,基于政策规定的优先原则和筛选条件,这套系统能在几秒钟内自动运算出最匹配的患者名单,不仅极大缩短了分配时间,更能保证器官捐赠过程的公正透明,不受人为干预。

“这个系统很重要。因为等待器官的病人很多,谁能有机会进行手术,谁能配上型,或者填的信息准确与否,都需要对此进行监督。”张海波说,“这也是国际大趋势。” “目前,中国的器官捐献体系已经相对完善了,新政印发之前,肝、肾移植手术主要通过网络进行分配,现在心脏和肺移植手术也要实施网络分配,我们完全可以开始运作了。”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无锡人民医院副院长、无锡市肺移植中心主任陈静瑜说。

加强器官维护减少器官浪费

陈静瑜不久前赴深圳第三人民医院交流,并在此推广了肺移植手术。此前这家医院只进行过肝脏和肾脏的捐献,肺脏几乎从未涉及。听过陈静瑜讲课后,院里重症加强护理病房(ICU)的医生们很感兴趣,并表示会努力把器官维护好。

“最近我做了一台肺移植手术,这个肺脏就是由深圳三院提供的。”陈静瑜说。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捐赠者死于脑外伤,因此肺部本来有些水肿。但是ICU的医生通过与移植团队沟通,对肺脏进行了维护,仅用了两三天时间,肺脏的水肿就消失了。

这件事让陈静瑜感触颇深:在减少器官浪费、充分利用资源的道路上,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。

理论上,每个捐赠者能产出一颗心、两叶肺、一个肝、两枚肾共6个器官。但在国内,一个病人平均只能捐赠2.7个器官,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。

陈静瑜说:“现在常出现的一个问题是,有人愿意捐赠器官,但是因为维护不好,最后这个器官就被浪费掉了。”捐赠器官的维护将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命题。

陈静瑜建议,未来我国应对器官获取组织的器官产出率进行考核;并且规定各个ICU及时上报潜在可捐献器官,及时通知器官捐献管理人员进行潜在捐献器官的维护。

此外,蔡明也提出,此次新规主要提出了分配方面的问题,但对经济费用等方面没有涉及。目前器官移植手术的高昂费用,仍是行业内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版权所有    临汾市人民医院    Copyright  2005-2013
联系电话:54651321    总访问量:168277